一次共振:中国的声音地图

2016-11-010阅读0

  本文节选自 OFFLINE Issue 33《人造声音》,成为离线会员,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,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。

(点击图片了解会员详情)

  

一次共振:中国的声音地图

李麑

  编者按:

  从杭州的植物园到香港的造船厂,从上海的公园到哈尔滨的火车道口。一群声音艺术家和极客行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,用声音记录下城市和人们情感的变化。他们期待着,与听者发生一次共振。离线会员可在离线官网(the-offline.com)阅读全文。以下是部分摘要。

  陌生的城市声响

  刻意去想什么是香港的声音,根本不会想到后巷的冷气机排风声。

  殷漪和罗润庭的录音中,上海和香港不再只是「摩登」,变得陌生。但巴士内的疲惫有些熟悉,晚报的叫卖声也让人努力回忆,各自乡音里的卖报声。殷漪曾尝试去录城市地标处的声音,却找不到感觉,无论是海关大楼的钟声,或是法租界梧桐树落叶的声音——没错,这是上海,但上海不只是这样而已。「我们常常批判,现代城市变得越来越同质,但如果我们同意每一座城市都是丰富的,那么在声音的表现上也应该是多层次的。如果录音者走过的路径仍然是景观式的、旅游式的、猎奇式的,当然录得的结果也是一样的。」

  许多情况下,田野录音者与声音的相遇是偶然的。罗润庭还在香港城市大学读书时,曾去一部电影的拍摄现场帮忙配乐,演员彩排时罗润庭偶然转入街边一条后巷。后巷是高密度的香港常见的空间,隐身于两栋建筑背面,逼仄而狭长的空间。彭浩翔电影中,全面禁烟的香港,烟民志明和另一个烟民春娇就在后巷中相遇。罗遇到的后巷并不美好,冷气机密布,将两栋建筑的湿热全部排入这里,他被热浪瞬间「拥抱」。可能刻意去想什么是香港的声音,根本不会想到后巷的冷气机排风声。

  

  罗润庭的这张专辑中,收录了他在后巷中录得的冷气机声。专辑封面是常见于后巷墙面上的香港环卫署公告:附近有投放有毒鼠饵。

  这是一个严重倚赖影像的年代,「中国式旅游」被简单概括为「上车睡觉、下车拍照」,似乎必须依托于拍照才能证明到此一游,殷漪曾批判这种纯粹转换为物的记忆是彻底的异化,这碾平了身体的感受,无论是现场观看还是聆听。田野录音者回忆自己如何遇到声音时,总融合了许多身体记忆,似乎整套感官系统都被调用舒展开来。

  王婧是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,今年的五一劳动节,她参与了一场线上直播,全球各地的田野录音者分别直播各自城市破晓时的声音。为了这次直播,王婧提前了好几天「练习早起」、踩点,并与自己尚未苏醒的身体「做斗争」。4:40,杭州破晓,5:16 太阳升起,王婧选择了杭州植物园。这个时间点几乎没有车流声,大部分司机的生物钟一样是围绕八小时工作制。但植物园内并非只有鸟叫声,第一天踩点,王婧发现似乎整个杭州的老年人都来到了植物园晨练,她笑称,很有可能是因为 7 点以前的植物园是免门票的。横向比较当天其他地区录音者直播的破晓,能听到的大多是鸟鸣、风吹树叶等自然的声音,杭州植物园的破晓时分是属于老人的。

  王婧和殷漪有过多次合作,包括正在进行中的「浙江声音计划」,二人对 field recording 的中译名有所分歧。殷漪认为,国外的田野录音者大多倾向于录自然界的声音,而国内录音者的兴趣点则是城市,因而更多使用的是「实地录音者」,当然他对「实地」的用词也谈不上满意,「或许『场域』是个更好的选择」。人类学出身的王婧直接使用的是「田野录音」,田野是传统民族志的研究方法,研究对象就在田野中,进入田野是一个重要的过程。

  叫卖是城市街头的独特声景(soundscape)。罗润庭曾录得一段花园街与弼街附近,摊档的即时销售。女声:「我想问下大家,平时怎么挤牙膏?」另一中年女性的声音:「花洒几钱?」这是太子最繁忙的地段之一,罗润庭解释,让他着迷的是摊贩即时销售的临场反应,如何回应路人,「我很喜欢他们老练而具戏剧性的说话方式」。音频的最后,一个有力的男声抢过话筒强势插入:「你们在家斩骨头的时候,会不会碎骨头溅到全身都是?我告诉你,这套刀现在尚未在香港出售……」

  北方的叫卖又有不同。「哈尔滨声音地图」是声音艺术家张立明于 2007~2008 年牵头制作的网站,基于 Google Map,供声音爱好者在地图上标注并上传自己录得的哈尔滨声音片段。一段 2007 年的叫卖声被标注在哈平路保健路的交叉口,录音者张立光。销售员用的话语有点中央红头文件关键词的气味,又像打油诗一般押韵,「改了革、开了放,磨刀石都变了样」,跟着是一连串的押韵的俏皮话,身体都想跟着律动起来,有路人调笑「你这刀能刮胡子嘛?」

  这又使人联想到僵化的火车推销。动车和高铁尚未普遍时,K 字头的长途列车上,一件「明星商品」白虎活络膏,搭配的是一段固定的销售模式,售卖者总要吹起一只气球,指尖沾上白虎膏,在空中像周遭展示一圈,落到气球,瞬间「嘭」的爆破声,随之而来的是小孩的哭声,和被惊醒乘客的骂骂咧咧。

  本文原载于《城市中国》杂志,和上文所提到的声音记录者一样,这本杂志一直在记录中国城市的演变进程。如果你还期待阅读到更多关于中国城市的文章,可以关注他们的微信号(UC_urbanchina)。感谢这么一群记录者。

  

# 离线 OFFLINE是什么?

  离线OFFLINEhttps://the-offline.com/)是一本科技文化周刊。每周一个深度话题,关注科技如何影响文化、商业和社会生活,发掘技术背后更人性的一面。

# 成为「离线会员」可以获得怎样的体验 ?

(点击图片了解会员计划详情)

  

  点击「阅读原文」开始订阅,优先享受离线会员专属权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