技术、社群和自由:创始人是怎样看待维基百科的?

2016-11-220阅读0

  本文节选自 OFFLINEIssue 36《Let's wiki》,访问 the-offline.com 阅读完整内容。成为离线会员,您将收到每周一期电子杂志,完整阅读会员专享内容。

(点击图片了解会员详情)

  

  维基百科创建于 2001 年。如今,它已是全球最大的 20 个网站之一。实际上,早已比《大英百科全书》和《微软百科全书》加起来都庞大的它,目前仍在不断成长。「建立一部质量尽可能高的百科全书,并将其以地球上每个人各自的母语写就,以供他们获取全人类的全部知识。」——一直以这样的理念和愿景作为支点的维基百科,仍然在持续感染着很多人。

  对于互联网时代来说,这个网站的诞生究竟喻意着什么?千禧年之后,如果促成它出现的并不只有技术元素,那还有什么?维基百科的创始人吉米·威尔斯至今仍对其满怀热切与期许。在此篇演讲里,就由这位理想主义者来同你谈谈维基百科的创建始末、关于社群建造的哲学与精妙比喻,以及自由文化的未来。当然——还有他那不禁让人想起约翰·列侬的「爱与尊重」。

吉米·威尔斯谈维基百科

吉米·威尔斯

  自由与社群:真正让维基百科运转起来的东西

  维基百科背后有什么了不得的技术?这是我想要谈论的话题、我真正想要探讨的主题之一。维基百科需要的技术基本上就是数据库、网页服务器、浏览器,然后你还需要「维基编辑」(the Wiki editing concept)的概念。维基(Wiki)的概念是沃德·坎宁安(Ward Cunningham)在 1995 年发明的。维基百科到 2001 年才开始起步。所以说所有的技术,包括维基的理念——也就是一个人人都能编辑的网站,在 1995 年之后就全部已经存在了。你要问,如果这是个技术革新,那么 它为什么没有发生得更早一些呢?答案是,它根本就不是技术革新,而是社会革新。我们在 1995 年到 2001 年间琢磨出来的东西不是新技术,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维基百科是社会革新。我们建立了这个网站,其基础理念大体上就是如何组织一个社群。你需要哪些社会规则,在一个社群里,你需要哪些社会规范、价值和实践。对维基百科的设计很大程度上就是对社群的设计。

  真正让维基百科运作起来的核心特征之一是自由授权,一切都是在自由授权协议内的。这对所有编辑这个网站的人来说都是真正的激励。大部分网站,如果你访问的时候阅读一下它的使用条款,就会发觉它们其实都很霸道。它们基本上就是在说:你输入到网站中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的。不好意思。人们忍受这种东西很长时间了,但是它确实会让人们失去控制网站并在乎它的信心。而在自由授权协议下,他们就会意识到,假如运营这个的组织或者公司事情办得很糟糕,我们都可以一走了之。我们可以拿着我们的内容离开。这些内容是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。而且你要知道,如果你要花费好多个小时向世界贡献知识,我认为重要的一点是你要能感觉到这些知识永远都能被获取到。这世界上好多东西来了又去,但只要你把它放在自由授权协议下,你和其他人合作过,你就会知道它永远都在,永远可以被别人用作进一步研究的基础。这才是真正重要的。

  关于维基百科的运作方式,以往有着两种观点。其中一个是,维基百科是一个突生现象,是伪达尔文主义的,所以你会听到很多「群体智慧」、「蜂群智能」之类的说法,这些说法非常常见。还有什么「蜂巢思维」。然而另一种观点,也是我的观点,是说有这么一个社群,一个由有思想的用户组成的社群,这才是真正让维基百科运转起来的东西。

  一位前《大英百科全书》编辑对突生现象的观点有过很好的阐释。他写了一篇对维基百科持非常负面兼具批评性态度的文章,其中辛辣地说:「通过某种不确定的达尔文过程,能确保最专业撰稿人的创作和编辑会留存下来。文章最终会达到相当于最高准确度的稳定状态。有人真的相信这个吗?显然有。」好吧,我第一次读到这里的时候,心想,这可真有意思。因为在我们的社群里,你只会很少或偶尔地听到有人这么说。通常在我们的社群里,我们其实在谈论非常老派的东西,比如参考文献。还有好的文笔,中立性,怎么重写。我们并没有谈论什么魔法过程。突生模型的观点会让人们认为维基百科千千万万的用户,彼此素不相识,每个人贡献一点点,然后便出现了一个条理分明的作品。仿佛我们都是蚂蚁,对吗?

  另一个观点,社群的观点,是说我们是个全情投入的几百人志愿者团队,我们彼此相识,我们都一起工作来确保内容的质量和完整性。你显然能看出来我的观点是什么,既然我把我的朋友的照片都放在了幻灯片上。

  不过当我第一次考虑这个、听到这个时,我想,你要知道这真的很有意思——因为观点都是有言外之意的,关于你会如何管理这种项目的言外之意。你如何才能让这样的项目运作起来?如果你真的相信蜂巢思维的观点,那么个人用户就没那么重要了。他们就像蚁群里的蚂蚁,踩死几只也没什么要紧。

  另外一件事情是,你应当有某种度量。程序员总是喜欢有很多很多的度量,比如 eBay 评分系统那种。eBay 评分系统运作得非常好,因为 eBay 上的大部分交互都不是社群交互。当我在 eBay 上买东西时,我为什么在乎那个数字?我在乎它是因为我并不认识那个人,我也不认识任何认识他的人,对吧?所以我需要某种度量。这个系统在 eBay 那样的网站上运作得非常好。但是到了我们这里,我们没有对用户的评分,这是因为在一起编辑文章的人会相互认识,通常会成为朋友。即便他们意见相左,他们也已经是朋友了,或者至少能够勉强地相互尊重。他们争辩几个月,然后达成某种妥协。我们用来保障工作质量的判断标准与评分度量、数字都没有关系。你们可以想象一下,假如你到一家公司上班,你每天都有一个证章,上面有个数字显示有多少人喜欢你、多少人不喜欢你。我觉得你并不会想去那样的公司工作,真的。那么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评判标准呢?——你希望人们通过很多种指标来评判你,这正是我们在维基百科的做法。比如有些人我们是这么评价的:你知道这伙计在生物学方面做的活很棒,但是不管怎样,别让他碰巴以关系,他会发疯的。所以说,这样的判断你怎么能用数字来表示?你没法用数字来表示这个。这是真人来评判真人。人有着……你得知道,也许他们干活很棒但是个性却难以琢磨,等等这样的问题。

  ……

  本文节选自吉米·威尔斯 2014 年在 SALT 的演讲内容,有删改。SALT(Seminars About Long-term Thinking)是由恒今基金会(The Long Now Foundation)主办的研讨会。 每月一次, 由基金会创始人、《全球概览》创始人斯图尔特 · 布兰德(Stewart Brand)主持。

  离线OFFLINE是一本科技文化周刊。每周一个深度话题,关注科技如何影响文化、商业和社会生活,发掘技术背后更人性的一面。

# 成为「离线会员」可以获得怎样的体验 ?

扫描二维码进入离线官网,使用信用卡订阅。

  点击「阅读原文」进入官方微店「不在线商店」。